今天也在爬墙的礼裙

松👉末松|mha👉渡出+轰出胜

【MHA/轰出胜】所以我的初设住在我家啊!

文/礼裙
△cp:轰→出←胜
△喜闻乐见的ABO设
△短打
△不介意的话小红心小蓝手…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谷引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望着门口的人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是……出久?”

        妇人有些不可思议,打量着门口的少年深紫色天然卷发斜斜遮住右边的眼睛,凌乱而阴郁。但是除去这些特征不说,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——这个少年,有着和她的独生子绿谷出久一模一样的脸!

       “妈妈?”这回换作对方不可思议了,“我是您儿子赤谷海云啊?”

       “妈妈,今天有客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赤谷转过身来,和今天实战课又弄坏了两条胳膊的绿谷出久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 三个人围坐在客厅,神情是相似度极高的严肃。

       “所以,你叫赤谷海云,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绿谷出久严肃地托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”赤谷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 最终决定在找到回去那个世界的方法之前,让赤谷先住下来,并暂时代替双手暂未恢复的绿谷去雄英上学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觉得应该嘱托些什么,但是被赤谷以“既然是平行世界的话不会有问题”的理由打发了。

      次日晨, 赤谷走进教室时,自然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A班全体都一脸“帅哥你谁”的表情,觉得熟悉又没有在记忆库里搜索到这个人,直到切岛热情上前打招呼道:“你好!请问是找…………绿谷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诶——!”全班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   丽日小心翼翼地问:“是……小久君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赤谷点点头,“岳山,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……什么?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绿谷是在向自己打招呼,顿了顿而后又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“我?我是丽日啊小久君!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、原来这个世界的名字也都会变的啊,不妙了呢……赤谷有些懊恼,早知道就不会因为不想听绿谷的碎碎念,所以拒绝他为自己解释这里的情况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!绿谷!你的头发是在哪里染的!”上鸣激动地大喊,“简直酷毙了!快告诉我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喂,上课了,小鬼们。”相泽老师不耐烦地催促道,“真是的,一大早就不省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绿谷,”作为昨晚和绿谷通了电话的知情人士,相泽老师温馨提示,“你的座位在最右列倒数第三个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赤谷依旧一脸淡然。走过爆豪的时候,对他投去别有深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 废久那眼神什么意思啊,真让人不爽。爆豪冷哼一声:“嘁。”

       A班全体: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绿谷,”饭田摆出他专有的手势,“一起去吃午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 还沉浸在早上被小久忘记的痛苦中的丽日走在他们身后。突然,闻到了一丝异味,她随即露出了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难怪小久君今天不对劲呢,原来……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大家!我知道小久君为什么今天这么不正常了!”丽日趁着赤谷不在的空档,悄悄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情报,

       “小久君他,是恋爱了啊!”

       “诶!不会吧!”芦户尖叫起来,“没想到绿谷是我们班上第一个谈恋爱的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 哇吹比较镇定:“小茶子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啊,”丽日神秘一笑,“今天在小久君身上问到了一丝不是属于他的信息素呢!小久君是抹茶味的,今天我闻到的,是青柠味哦~”

       轰和爆豪的身影皆是一顿。在此之后,轰便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 爆豪的手不由得颤抖。

       什么啊……什么啊……明明只是个废久!
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赤谷坐在天台上,望着湛蓝如水的天空,忽然有些想念那个聒噪的身影。无论在什么时候,他都在自己身边,试图用笑闹赶走自己的阴郁。那个人,那个轰乡胜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可惜,看来这里的绿谷,和这个爆豪胜己关系不好呢。

       “绿谷。”

       赤谷转过身:“轰君。”

       轰走近他,果然闻到了一丝青柠的味道,皱了皱眉:“你今天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如果换做以往,绿谷一定会想办法打破这沉默的尴尬,但是,现在这里是赤谷海云。

       轰似乎想说点什么,赤谷却在前一秒开了口:“那,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有些挫败的点点头,轰目送着他走下了楼。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      赤谷回到教室。爆豪瞟了他一眼,而后者没有任何反应,顿时一股无名火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 爆豪转过身去,想骂他几句,却在看到那张比以往消沉的脸之后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反倒是赤谷,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之后,忍不住轻声喊出:“轰乡……”不对,他不是轰乡胜己。

       轰乡?轰?原来这小子恋爱的对象就是那个阴阳脸吗!

        爆豪的脸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 “d-e-k-u!”他的掌心冒出火花,没有任何前兆地挥向赤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住手!”刚刚进来的相泽老师发动了个性,阻止了一场惨剧的发生,“你在做什么,爆豪!”

        爆豪喘着粗气,愣在了原地。不是已经控制好脾气了吗,怎么遇到废久的事,还是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   虽然及时阻止,热浪还是冲击了赤谷的脸颊。接下来的所有课程,爆豪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放学后,他第一个冲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 “绿谷,”轰喊住了正要离开的赤谷,“可以和我聊一下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等到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人时,轰才缓缓开口,

        “我所认识的绿谷,是不会随便就被人标记的。所以你,” 他的眼神变得锐利,“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 赤谷盯着轰,一言不发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这个轰焦冻是绿谷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确不是他,你想知道原因的话,就跟我来吧。”赤谷带着轰,回到了绿谷家。

        进门前,他看着轰略显焦急的脸,笑了笑:“你喜欢绿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是肯定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轰君?”绿谷看见门口的两人时,明显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的,这么重要的事也不跟我说。”在听了事情缘由后,轰有些怨念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诶?轰君这是在撒娇?

        被自己想法吓到的绿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轰和笑得邪恶的赤谷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轰君知道了,就帮我在学校里多多照顾赤谷君吧。”绿谷轻松地笑了笑,总有种放心了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是绿谷说的,我一定会做到。”轰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次日——————
赤谷和轰是一起踏入教室的。而平常早早就到校的爆豪却迟迟不出现,当全班都议论着爆豪为什么迟到时,相泽老师出现了。
 
      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,爆豪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诶!”切岛猛地站起,“原来爆豪你一直站在门口吗?”

       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怒吼着“烂头发你管劳资啊!”然后殴打切岛,但今天的爆豪似乎在酝酿着怒火,赤眸几乎要滴出血来。走到座位上,“砰”一下踢开椅子。直到上午结束,他一直都维持着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 可怕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午休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爆豪独自呆在教室,没有去食堂,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回想着早上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不等绿谷一起上学的他,今天鬼使神差地躲在他们家门口等着,没错,是躲。

        但他等来的,却是绿谷匆匆跑出家门,在一个十字路口处,开心地向轰打招呼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 一想到这件事,他就愤怒地想去暴揍那个废久!

       这个骄傲的少年,决定放学后去废久家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小……小胜?”

        爆豪看着不知所措的绿谷和他身后一脸看好戏的赤谷,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 顿时,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混蛋阴阳脸,我都知道了!废久的事!”爆豪满脸得意,“你喜欢那个赤谷我无所谓,反正废久那家伙一定是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难道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吗?”轰面不改色,“赤谷和绿谷住在一起,我收买了赤谷,绿谷的信息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”

—END—

【MHA/胜出】爆娇幼驯染乌龙恋情!

文/礼裙
*主cp:胜出!   
*副cp:尾叶!
*欧欧西!
*结局HE!
*是原创!
*请支持裙裙!

       “所以爆豪你喜欢哪个女生啊?”切岛第九十九次吼出了这个让他伤痕累累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爆豪满头黑线,一副“你这么执着我就勉强思考一下”的样子,烦躁地摆了摆手:“隐形女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A班全体,顿时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吧!爆豪!你今天没吃药啊!”“还以为会绝对是八百万这种精英呢!”“没想到爆豪喜欢小清新啊!”“不不不我认为是中了什么个性吧……”教室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后排的绿谷一顿,碧眸难掩惊讶。这么多年来,小胜还是第一次对女孩子表露好感。回过头来,好像除了不爱说话的口田,就只有叶隐没有被小胜骂过。这么说来……

       绿谷望向前排那个张扬的背影,不由得握紧了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 不愧是小胜!喜欢的人都这么与众不同!哟西!

  ——————午休时间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爆……爆豪同学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爆豪皱着眉望向四周,除了一套女士校服外什么人也没有,这才反应过来是叶隐在跟他讲话,“隐形女?”

       叶隐汗颜,不管怎么说对喜欢的女孩子这个态度还是很过分啊。

        在心里为自己打了打气,叶隐有些害羞地说:“对,对不起!我……我喜欢的是,是尾白同学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嘁!”爆豪头上冒出井字,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!”

       叶隐实力懵逼。

       诶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诶?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次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A班众人惊讶地看着满脸羞红的尾白和可能也是满脸羞红的叶隐。
 
        这俩以来到教室就公布了恋情,然后就开始若无旁人的接吻。嗯,从尾白同学唇部的凹陷可以看出是接吻。

       “呱~小透,你有想过昨天才向你表白的爆豪君吗?”哇吹冷静地看了爆豪空着的座位之后冷静地发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嘻嘻……”叶隐调皮地笑了笑(应该是在笑吧?),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果然,这才像是爆豪该说的话啊!

————上学中的幼驯染这边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小胜呢!喜欢叶隐桑那么与众不同的女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?她喜欢的是尾巴男啊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小胜!喜欢的女孩子喜欢别人也这么淡定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?劳资踏马喜欢的是你啊deku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小胜!男女通吃呢!”

        等等 ……喜欢他?

        绿谷顿时涨红了脸,机械地看向自己的爆娇幼驯染。

        “d-e-k-u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哇啊啊啊小胜!快,快迟到了啊!疼疼疼!”

       至于当时爆豪说的话——

“还不是因为那群混蛋整天在劳资面前晃啊晃真踏马的烦!而你就算晃了劳资也看不见啊!”

=end=

*罒▽罒*题外话*罒▽罒*

米娜桑!这里礼裙!第一次在乐乎写文!很鸡冻!是一个励志成为画手的写手!不介意的话关注一下吧!裙也会互粉的欧!蟹蟹大家!请大家爱我!